最新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印象瀟湘 > 民俗瀟湘

移風易俗與湖南社會的發展進程

作者:admin 來源: 日期:[2010年12月10日] 熱度:[] 加入收藏

風俗產生和演變的規律,一般都有由野而文、 改陋為良、由簡面繁、由繁而簡、由恭到親和由儉到奢的過程,與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相始終。湖南境內的民俗演變也具有這種規律性。由蒙昧野蠻時代進入文明 時代、由原始社會進入階級社會、由狩獵采集社會進入農業社會、由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由私有制過渡到公有制的變革時期,良風美俗、流行時尚和惡規陋俗也 都隨之而發生變化。移風易俗,天下皆寧。歷代的統治階級也總以正人心、端風俗為執政教化之本。而外來文化的沖擊和交融,也是湖南民俗變化發展不可忽視的原 因。總而言之,湖南民俗的變化過程就是漢化的過程,也是湖南作為邊疆和蠻俗地區融入到中華文明的變化過程。在歷史發展的不同時期,表現為不同的形式,有的 時候是一種和平的交流,有的時候則是采取武力和戰爭等形式。

湖南民俗的漢化可以劃分為三個時期:隋代及 隋以前為第一期,宋元時期為第二期,明清為第三期。在第一期中,完成了洞庭湖及其周圍湘江下游右岸地區的漢化。第二期完成了資水中游及其毗鄰的湘江下游左 岸、玩水下游的右岸地區的漢化,并奠定了玩水中上游及毗鄰的資水、湘水上游的格局。第三期加深了湘南的漢化,并通過改土歸流確定了湘西的格局。

從政府的執政角度推行移風易俗各項措施的文 獻記載始于東漢。在湘江上游的桂陽,衛颯任太守后,“修庫序之教,設婚姻之禮,期年間,邦俗從化”。接替衛颯的茨充,也繼承了前任的施政舉措,取得了良好 的社會效果。武陵太守應奉,任內“興學校,舉仄陋,政稱變俗”。宋均到辰陽履任,針對當地“其俗少學者而信巫鬼,均為立學校。禁絕淫祀,人皆安之”。湖南 一些地區還流行一種殺人祭鬼的惡習,以致一些出門在外的儒生屢屢被殺當成祭品,在經濟比較發達的潭州也有類似事件發生,是一種典型的淫祀,嚴重危害社會的 穩定。宋仁宗、宋神宗、宋高宗等多次作出批示,嚴傷湖南地區各級官員全力查禁,并警告辦理不力的官員,這一野蠻惡習經過百余年的努力終于被禁絕。

在湘西地區,清朝雍乾時期實施改土歸流的政 策,雖然帶有明顯的民族壓迫性質,但對苗族地區的風俗改良仍然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如舅霸姑婚的風俗遭到禁止,在靖州除合款立碑外,還制訂了不許舅家霸 婚索詐的條款。苗族地區流行的懸棺葬、崖葬和拾骨葬,以及“初遭喪,三年不食鹽”的習俗,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代之以相對文明的生活方式。嘉慶年間 (1796-1820)還對苗人的椎牛祭祖活動進行查禁,到乾嘉起義后,湖南苗族地區椎牛祭祖習俗雖未完全消失,但有所改變,一般已不再興大規模的合寨公 祭,而只是由各戶分別舉行了。咸豐((I851-1861)、同治(.1862-1874)以后,清朝進一步實施對苗族的同化政策,一再申令無論生苗熟 苗,一律剃發,改變服色。各地苗族的生活習俗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湘西南地區的城步、綏寧、通道、靖州等地,苗族男子的服飾與當地漢人沒有什么差別,進人民 國以后,女子穿裙子的越來越少,穿衣褲的越來越多。苗族男子也不再留發椎髻、不再戴耳環。據民國初年傳教士陳心傳記載,“今無論苗、仡,察其男子之凡與漢 族接近或居處接近者,已多與漢民同”。“惟僻處深山而少人城市者則略異。”

在完成了全省范圍內的漢化后,湖南民俗還在中西方文明的交流和歷次社會變革運動中發生了質的變化,即由傳統向現代過渡,由愚昧向文明過渡,由落后向科學過渡,包括文明的生活習慣,平等的社會風氣,健康的生存方式,等等。

19世紀末的維新運動就是以變風俗作為變法 之首要。1898年4月,湖南不纏足總會在長沙小東街湘報館內成立,譚嗣同、黃遵憲、徐仁鑄、熊希齡、梁啟超、唐才常、楊毓麟等知名人士擔任董事,_該會 以革除纏足澆風為宗旨,規定人會者所生女兒不得纏足,所生男孩,不得娶纏足之女。凡八歲以下纏足者一律解放。不纏足總會發布了《不纏足歌》,發動會員去定 做不纏足云頭方式鞋。黃遵憲還以湖南按察使的名義通傷各府廳州縣一體張貼勸禁婦女纏足告示,以“開一鄉一邑之風氣”。他在告示中指出纏足“廢天理、傷人 倫、削人權、害家事、損生命、敗風俗和栽種族”七大罪狀。湖廣總督張之洞也積極倡導和支持不纏足運動,他制訂了凡光緒二十年(1894)以后出生的女子, 纏足者罪其父母,并不準封為命婦的規定,通過行政命令來督促女子放足。譚嗣同還從親友家覓得大腳女傭游街示范,讓各大家族的女眷垂簾觀看,借以宣傳大足的 好處。作為移風易俗、廢除陋習、提倡健康生活的一種方式,清末民初的不纏足運動取得了比較好的社會效果,解放了婦女,提高了婦女參與社會事務的能力,中國 婦女一掃人們心目中小腳女人的印象。至20世紀七八十年代,小腳老太太在偏遠鄉村也難得一見了。通過女子天足,一系列提高婦女社會地位的新風尚隨之出現, 如男女平等、女子同樣有享受教育的權利、婦女參政,一尤其是廢除封建包辦婚姻,徹底打破了束縛婦女千百年來的封建禮教。“湖南女子紛紛要求人學,要求有選 擇配偶的自由,因此女學校逐步有所發展,而自由結婚也不是家長所能阻止了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統治,湖南人頭上的辮子剪掉了,新政府制訂了一整套 新的社交禮儀,出現了文明的集會,跪拜、作揖不見了,代之以鞠躬、握手,以簡單、文明為特點的新式婚禮在長沙也多有耳聞和親見,產生了一些新式的節日,中 山裝、西裝也代替了過去的長袍馬褂。總之,資產階級革命派去掉了一些沿襲很久的野蠻主義、陳規陋俗,革故鼎新,以尊重人的權利為特點的新文明、新風俗逐漸 為普通民眾所接受,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知識階層成為移風易俗的帶頭人。

20世紀初的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為湖南民 俗的改良發揮了空前的作用,成為移風易俗的理論指導和社會輿論基礎。繼之而起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尤其是農民運動,蘇區政權的建立以及土地改革和民主建政, 徹底動搖了封建意識的基礎,宗族族權被打倒,頑固維護封建舊風俗的堡壘不復存在。與家族相關的禮儀風俗如童養媳、冥婚、過繼、兼祧、入贅、丁憂、家諱、結 廬守制、族規、族譜等漸次走向衰亡。湘贛省蘇維埃政府還制定了《婚姻條例》,規定了婚姻自由、廢除多妻制、實行一夫一妻制、禁止納脾蓄妾和童養媳、打破守 節制度、禁止聘禮送肉等不好習俗等,并對所屬各縣的落實情況進行了檢查。在群眾運動中,神權也發生了動搖,大多廟宇神完被毀,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通 過破“四舊”、“砸爛封、資、修”等活動,迷信的社會風氣為之一掃,從事迷信、巫術活動的人被定為迷信職業分子加以管制,湖南地區信鬼神的觀念發生了改 變。科學文化的提高與普及,人們對物質世界、精神世界的看法有了新的科學的認識,一些行業的民俗,如種植業習俗、養殖業習俗、商貿習俗、漁俗等,都在逐漸 淘汰以前的舊俗。隨著交通的便捷、城市生活的影響,人們舊有的衣食住行相應發生變化,絕大多數人不再會去擇日、供灶、安床和祀五谷神,而更多地會考慮如何 科學地安排日常生活。湖南民俗基本完成了由傳統向現代、由守舊到相對開放的過渡。

風俗的改良是社會進步的標志之一。移風易俗 既有艱巨性,又有歷史必然性。湖南境內的許多民俗,源遠流長,是不同時代的產物,也是社會歷史的沉淀。雖然政治制度、社會經濟生活發生了變化,可是作為意 識形態的民俗卻變換緩慢,比如湖南人迷信的觀念、尚巫的習俗,在民間還繼續留存和延續。風俗習慣具有強大的歷史惰性,它不可能被一二次社會變革滌蕩干凈。 而有的陳規陋俗還會有一定的反彈,死灰復燃。然而,民俗的發展和變異總是具有歷史的必然性。社會的進步,尤其是科學的進步,最終決定了民俗的發展和變化。 舊俗中不合乎社會現實的部分必然被逐漸淘汰,或由新的風俗取而代之,或與新的內容結合,呈現出紛繁多姿的面貌。湖南民俗的發展趨勢,從總的方面來講,呈日 益簡略的變化規律。如嫁娶、喪葬禮儀,在城市,大多已由舊時的奢糜之風向簡略儉樸轉變。又如歲時節日、游藝活動,由舊時的信仰、迷信、禁忌為主要內容,逐 步轉變為休閑、娛樂、享受和社交為主要內容,并出現了許多新的節日。舊俗中某些于社會經濟有益的傳統風俗,逐漸被人們重視、挖掘并加以發展,如民間飲食習 俗中許多傳統風味小吃和具有地方特色的名吃,不僅重新露臉于酒店餐館,而且還同新的技術相結合,發揚光大。再如民間游藝、競技中的習俗,為適應旅游業的發 展而得到開發利用,并滲人了新時代的內容。許多新風俗在湖南城鄉涌現出來,晚婚、晚育、計劃生育、優生在城市市民中已形成風尚。維護社會正常秩序、遵守社 會公德日益成為人們的生活習慣,這些新風俗已在全社會的物質精神生活中發揮著越來越大的積極作用。

但是,湖南民俗仍然處于新舊交替的歷史過程 中,新舊民俗的傳承存在著地區、民族間的不平衡。新風美俗不僅有不穩定性、反復性,而且還會出現較大的曲折。近年來,燒香求神、婚喪嫁娶鋪張浪費、請客送 禮、打牌賭博.、吸毒嫖娼、遺棄女嬰等陋習有抬頭之勢,形成新的社會矛盾熱點,成為建設和諧社會亟待解決的問題。

發表評論共有 條評論
匿名發表
*
麻将机遥控器